“鸡娃”背后,是突围还是困境

“鸡娃”背后,是突围还是困境

每天下午5点,北京海淀黄庄的大小快餐店,是校服一族和他们“后援团”的主场。

校服颜色不一,穿校服的孩子或站或坐,或面目无情、或神采飞扬,他们身边的大人忙前忙后:忙着点餐取餐,忙着掐表叫车,很多时候,甚至忙着把食物喂到正在做卷子或看手机的孩子嘴里。

这里是北京市海淀区,被称作“中国教育的青藏高原”,海淀黄庄则被奉为“宇宙补习中心”,而海淀妈妈更以“鸡娃”的教育方法闻名——她们不停给孩子打鸡血,不断给孩子安排学习和活动,不停地让孩子拼搏。同时,海淀妈妈也热爱学习,热衷交流“鸡娃”秘籍,甚至,在她们的带动下,越来越多不甘落后或不敢落后的家长正在走进“鸡娃”的队伍。

临近期末,“鸡娃”家长们这种焦虑的心情也达到峰值。

“鸡娃”妈妈扎堆出现

——“普通人就不能培养出优秀的孩子吗?”

专家:“鸡娃”现象是典型的专制型或权威型教养方式,超前培养、突出特长、挤进名校,是“鸡娃”的实现路径

肥肠妈妈是标准的海淀妈妈,8岁的儿子就读于海淀某重点小学,目前综合成绩在海淀同龄人当中属于前1%以内。

“这所学校挺难考上的,学校试题是保密的,每年都在变,没法刻意准备。打铁还需自身硬!”肥肠妈妈说,孩子3~6岁期间,是投入产出比最高的一段时期。

“在这段时间,我给肥肠培养了较为自主的学习习惯和生活习惯,也为他积累了比较厚实的学科基础——突破了识字关(6000字),学会了中英文自主阅读,英文读到‘典范英语9’,背完‘新概念’一、二、三册。学完小学课内六年的数学,开始学三年级奥数。钢琴过了英皇二级,跆拳道绿带。”肥肠妈妈认为自己很适合在海淀,“对于大部分家长来说,家里没有矿,也没有亮眼学历。但普通人就不能培养出优秀的孩子吗?我觉得不是。我觉得我这个路径更适合大多数普通人。”肥肠妈妈说。

肥肠妈妈说自己是普通本科毕业,在海淀区相当于“文盲”级别,因为“海淀的高知家庭特别多,竞争很激烈”。

尽管肥肠妈妈强调,作为普通家长没办法规划孩子的未来,但许多海淀家长却以让孩子进入清华北大为目标,网上流传着海淀父母的“鸡娃”人生规划表:1岁,一开口说话,中英双语教学;3岁,能自己看英文绘本,背100首古诗;5岁,奥数学习,思维训练……10岁,奥数比赛一等奖,英语拿到PET证书(剑桥英语考试初级水平)。而这就是进入海淀前5%、北京前1%学生的水平。

海淀妈妈几乎给全国的家长们树立了“想起来就心塞”的学习地标,成都妈妈韩莉直言,虽然也想走这条路,“但我自己空余时间很少,跟孩子玩的时候讲一些知识,他是能接受的。但买的识字、数学和英语的网课,课时太长了,孩子就会难以坚持并感到挫败。”

韩莉发现,“‘鸡娃’的妈都是扎堆出现的,大家有共同志向或者说共同价值观,走到一起就会交流起来,氛围很不一样。”韩莉直言,自己没办法做到那样。

为什么家长都很“疯狂”地抢报补习班,肥肠妈妈坦言,“因为现在小升初的政策,不像中考高考那么明晰,没有固定标准。所以大家肯定要想办法证明我娃英语很强。那拿什么证明?就是剑桥英语考试呗。当然也有一种家长觉得孩子惰性太大了,想以考助学”。

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薛海平和其博士生高翔通过一项追踪调查发现,家长的教养方式可以分为专制型、权威型、宽容型和忽视型,“鸡娃”现象就是典型的专制型或权威型的教养方式。“也就是说家长特别关注孩子,把更多时间放在孩子身上,而在国外也把这种方式叫作直升机育儿或者是密集型育儿。超前培养、突出特长、挤进名校,是‘鸡娃’的实现路径”。

复旦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沈奕斐也认为通常有两种类型的父母容易产生“鸡娃”现象,一种是对孩子严格要求,这样的父母对学业没有很高要求,他们更希望孩子形成非常正确的行为规范,认为如果孩子不严格教育,很可能成长不好;而另一种父母不只是严格,他们也跟孩子商量,在报班之前会询问孩子意见,但实际上,即便孩子不太喜欢,他们也会用种种理由去说服孩子上很多培训班,让孩子接受现状。

责编:吴正丹